推广 热搜: 军事  生活  教育  热点  时政  明星  医疗  汽车  房产  购物 

春运大潮中的逆行者:父母来到北上广

   日期:2019-10-07 15:24:35     来源:振太栗芫网    浏览:977    评论:0    

“我记得去年除夕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在看春晚。爸妈坐在电视机前,埋头远程跟家里人微信发语音、抢红包。就感觉他们虽然身在北京,心还是和家里亲戚在一起的。”

春节即将到来,许多人已经买好回家的车票。然而,和从一线城市涌向全国各地的“春运大军”不同的是,还有一些人选择留在北上广,让父母到自己工作的城市反向过年。

这样的过年方式,大徐家已经采用了好几年,“现在想想我已经有五六年没回老家过年了。”他感叹道,其实只要跟父母在一起过年,去哪儿过都不重要。“在家里过年,也是跟着父母一起过的,所以感觉在北京过年也差不多。在我的印象中,除夕过年就只跟太姥姥太姥爷一起过,后来他们故去了,就是我们一家三口过,到初二初三再去给亲戚拜年,所以反向过年也没觉得有太大的差异。以后老人们年纪大了,我们可能也会考虑用别的方式过年。”

戏内昊玥和李盈的互怼式发糖十分甜蜜。而赖雨濛和张逸杰在戏外也是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相处模式。在剧组拍戏时,赖雨濛和张逸杰就经常吐槽对方,引得剧组人员也哈哈大笑。

今年春运又如火如荼地开始了,多数人会选择乘火车或汽车回家。春运路上不仅耗费时间,更加耗费体力。如何预防“春运病”,让自己保持充足的体力,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回到家乡,是大家所关注的问题,这不仅要注意路上饮食安全和营养问题,还得当心突发过敏、晕车、颈腰椎不适等问题。

“今年我身边大概有四五个朋友是过年不回家乡的,有的人积极争取过年值班的名额,为的是不回家给一群小孩儿发红包。”90后姑娘小熊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她的很多朋友过年不回老家主要是考虑到经济因素。“有的朋友家里离得远,往返交通就三四千出去了,亲戚家的小孩八九个,一个发几百的红包,几千又出去了,没有小一万打不住。很多90后都是刚工作没多久,工资不高。本来一年也没存下什么钱,到过年就出去不少,就觉得这过年不是非得回去,像是平常休年假,还有其他节假日也可以回家陪老人,机票比春运便宜,能省下不少钱。”

在减肥期间如果你已经通过运动获得减肥效果,当你运动进行到一定的阶段后,你可以进行一些力量训练,力量训练会让你的身体更加的健美,也能够促进减肥效果的保持,并且能提高身体的新陈代谢能力,帮助你变成易瘦体质,有效方式减肥后出现反弹。

和小熊的感受略有不同,已经扎根北京的80后大徐觉得反向过年能为他解决很多难题,还能让家人们都很舒适。

玉玲已经计划好,今年春节要带孩子们去离家近的朝阳公园逛逛庙会,糖葫芦、芝麻酥……还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对孩子们的吸引力都很大。“我哥哥现在在通州是一名建设者,我们还打算带着父母孩子们看看新建成的城市副中心。”

现阶段,玩游戏已经成为了孩子们课余放松的娱乐方式之一。许多家长也默许自己的孩子适当在游戏中放松精神,但仍担忧孩子在游戏中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华为游戏中心也一直密切关注孩子们在游戏世界的安全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华为给孩子们打造了一件游戏中最可靠的“装备”——利用手机当中的“学生模式”可以有效控制孩子进行游戏的时间,同时还能防止孩子浏览不良网站,让孩子免收不良信息的侵扰。

流行、美声、通俗、摇滚……在海选现场,参赛选手以丰富多样的演唱方式与音乐风格征服了评委与观众,更有选手因在比赛中演唱在翔安区保护与传承较好的世遗南音而惊艳全场。“今年的选手水平普遍较高,孩子们都唱得很好!”精彩的比赛获得了评委们的高度肯定。除了精彩的演唱,本届选手在服装造型、表演形式方面也百花齐放,复古、民族、摇滚、校园等吸睛造型精彩纷呈。评委表示,经过专业教师辅导的选手在造型、体态、发声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

铁是身体所需微量元素,铁缺乏和缺铁性贫血是我国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其中婴幼儿、青少年、育龄妇女、孕妇、乳母和一些老年人是缺铁性贫血的高发人群。缺乏铁可引起缺铁性贫血或其他各种缺铁性疾病。乳酸亚铁作为铁元素的补充剂被广泛应用在临床上。据悉,振东制药子公司获批的乳酸亚铁胶囊可用于治疗缺铁性贫血,目前该胶囊剂型只有两家企业批准上市。

逆流而动反向过年

从在线旅游预订平台订单看,排名第一名的为三亚,热门海景度假酒店也很抢手,入住五星酒店的自由行线路价格已经升至6000元到8000元。

本次竞赛采用半封闭命题的形式,各参赛代表队在4天3夜的时间内,完成一个电子系统的设计与制作,并在规定的时间内送至长春光华学院(长春赛区)进行现场测试,参赛选手对本代表队作品进行介绍,并根据评测专家的要求展示作品功能,接受测评专家的质询。

城镇化的进程客观上也促进了反向过年,人们现在越来越认同城市的生活方式。“社会学上有个常用的概念叫做新生代农民工,我们中国的第一代农民工在国际上有一个特点,他们的消费非常低,大量收入是用来寄回家的。虽然生活在城市,但他的心和寄托是在家乡的层面。每年最盼着的是过年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但是新生代农民工不像老一辈农民工想落叶归根回到农村,他们各方面认同的是城市的生活方式。乡土观念弱化,也会有农民工选择反向过年了。”(记者谢宇航)

空城不空或成新气象

经过近20年的司法和外交努力,秘鲁日前追回了一副流失海外的黄金面具。秘鲁政府10日在总统府展示了这件珍贵文物。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教师王莹主要研究社会老年学以及社会分层,她表示,出现反向过年客观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我们的家庭规模有一个缩小的趋势。“过去,一个家庭有几个孩子,比如老大在北京,老二在上海,老家在陕西。如果过年想要聚在一块儿,最合适的方式肯定是两家都回到陕西一块儿过年。但是现在独生子女成为社会主流,很多独生子女步入30岁,他们成为社会上的中坚力量,也成为一个家庭的核心,情况也就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

从乡土的那一侧来看,反向过年同样跟家庭规模的缩小有关系。“过去过年回家其实不仅是看父母,亲戚家都会去拜一遍年。包括亲戚在内的家庭,这其实是一个扩展家庭的观念。我们现在的家庭观念逐渐从扩展家庭缩小到主干家庭,甚至核心家庭,核心家庭也就是父母和未成年子女组成的家庭。这也给反向过年现象的出现提供了契机。”王莹告诉记者。

厘清鼓子秧歌的脉络

老家在河南的玉玲在北京打工已经十多年,现在她是一名钟点工。玉玲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反向过年这事儿对她家来说很常见。好几次过年,玉玲都让老家的父母带上两个孩子来北京。她选择反向过年的首要原因是团聚的时间能长一些。“如果我们回家的话,肯定待的时间比较短,往往是刚过初六就急急忙忙往回赶。父母带着孩子过来,能待的时间就会稍微长一点。有几年孩子刚放寒假就让他们过来了,能待到差不多三月份开学。”玉玲告诉北京晚报记者。

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省政府研究室主任;

90后姑娘小熊的家乡在南方,她来北京上大学、工作已经十余年。2017年的春节,她也曾效仿朋友们,过年不回家,让爸妈来北京“反向过年”。“反向的机票便宜,我一个人回家,往返机票得3000元。但是如果爸爸妈妈过来,他们两人往返机票加起来还不到2000元。爸妈平时工作忙,难得有假期出去玩,来北京过年刚好也能在各处景点游玩一下,带他们看看新北京什么样。”一到过年,北京城里的人少了很多,去哪儿都不堵车,小熊带着爸妈去逛了地坛公园的庙会,第一次来北京的父亲还去了故宫、爬了长城。回忆起游玩的过程,小熊觉得跟平常旅游也差不多,没有太深刻的记忆。不过倒是除夕那天晚上,让她感觉很不一样。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通过不断调整和变革生产关系,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成功推广,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完善,再到正在进行的新发展理念引领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生产关系领域的体制机制变革和重大政策调整,创造了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中国奇迹。这些成就,印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性,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科学性,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一步坚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理论、制度和文化自信,尤其是各种经济发展难题被不断破解,开创了经济发展新局面,这使得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话语体系的条件日趋成熟。

近日,南岳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惊喜地发现,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鹇、雀鹰以及湖南省地方重点保护动物小麂、狗獾、鼬獾等多种珍稀动物“身影”频频现身保护区。而揭开这些“深山隐士”神秘面纱的,正是保护区今年8月份以来布设的11台红外监测相机。

80后大徐不用伤脑筋去哪家过年

省文联、省作协十分重视文艺人才的队伍建设,加大优秀文艺人才的推介力度,培养文艺人才,夯实文艺人才队伍基础,致力于为繁荣吉林文艺事业提供持续动力。

家政服务员玉玲带爸妈孩子看看新的城市副中心

此外,反向过年还与80后观念变化有关。“80后成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代,他们的观念跟上一代还是有非常大的差异。80后这一代个体意识有了提升,他们在面对世界时会去怀疑、思考,为什么应该是这样。有的人觉得过年回家也是跟爸妈在一块,反向过年也一样,再综合一些别的因素,比如交通费用低,就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过年。”

2019年春运大幕已经拉开,铁路部门为鼓励游客错峰出行、反向过年,推出了针对返程旅客较少的列车部分席位进行打折的优惠措施。携程网统计发现,与去年相比,今年购买反向车票的旅客同比增长两倍以上。在反向过年的购票群体中,80后的占比接近7成,成为反向过年的主力军。往年由于大批务工人员集中返乡,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都会变成“空城”。但今年,空城不空或许会成为新气象。

在北京过年和在老家过年,对玉玲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不同。她说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年,对这座城市也有一种亲切感了。今年,玉玲打算让父母和孩子过来之后,一家人在她和老公租住的房子里过年。“自己租的地方也够他们住,如果去住酒店啥的也不方便,年夜饭还是得在家里自己做。我在北京待了十多年,打工啥都干过。两个孩子也在北京上过学,老大上到四年级才回老家的。我感觉这些年在北京接触到的人都挺好的,对北京哪儿都很熟悉了,让父母孩子来过年也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

2014.04—2019.05 中央宣传部副秘书长兼全国宣传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党委书记

20岁的危地马拉女子华雷斯和她19个月大的女儿3月在穿越美国边境时被拘,并被安置在位于得克萨斯州迪利市的美国最大移民羁押中心。

(微点评:家务少了,污染多了。。。)

90后小熊反向过年帮我省不少钱

大徐和太太都是独生子女,他的家乡在江苏,太太的家乡在哈尔滨。一南一北,过年去谁家?这是大徐和太太结婚后常讨论的话题。“刚开始是一年去一家轮着来,后来在北京买了房,我跟太太一合计,不如把两家的老人都接到北京来过年。况且哈尔滨的冬天气温很低,而江苏的冬天湿冷又没有供暖,冬天都不好待。相比起来,北京的冬天就适宜许多。有了孩子以后,一家七口人团聚在我们这个小家庭里面,其乐融融的。”大徐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自从家里通了高铁,父母来北京也非常方便。“高铁就修到了我们家所在的县级市,因为是小站,人不拥挤。站内的台阶也不多,不会累。父母身体都还很硬朗,过来很方便。而且反向过年的火车上人不多,往返的车票都很好买。”

去年的除夕之夜,大徐一家一边看春晚一边打打扑克。吃过晚饭,大徐还驾车载着父母沿着长安街开到建国门、复兴门,带着他们欣赏北京城的夜景。“也让老人感受一下北京的过年方式,春节期间带他们逛庙会,下北京城有名的馆子。”

图片来源:国家地震台网官方微博

据携程网数据统计,反向过年的人群今年同比增长两倍以上。在反向过年的购票群体中,80后的占比接近7成,成为反向过年的主力军。为什么反向过年的人数增多?社会学专家认为,这与家庭规模的缩小、城镇化的进程,以及80后观念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组织化运营,当好“田保姆”。当前,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超过210万家。今年第一批30个县将开展农民合作社整县提升试点,一批专业服务公司和服务型农民合作社、供销合作社,有望成长为机具共享的生产联合体。

当时已是皇后娘娘贴身宫女的魏璎珞,从粉末的颜色和质地等方面,识别出那不是珍珠粉,极可能是廉价的贝壳粉,而被调包目的,就是想要愉贵人孕期焦虑甚至危害贵人身体健康。

上一篇: “魔鬼”大练兵 特战队员深山峡谷过索桥 下一篇: 光明莫斯利安携手《奇葩说》人气辩手赵英男搞了个大事情
 
打赏
 
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振太栗芫网 版权所有